公司新闻

News information

当前位置: 首页 - 公司新闻

村、镇、小城和大城

发布时间:2022-01-21来源于:兴动体育有限公司

小汽车在公路上飞驰。路灯不知何时已经亮起,但是橙色灯光丝毫掩盖不了西方天空那一弯柔和的莹白——这一月上旬的新月,在晚霞渲染的、由淡淡酱紫色向浅蓝过渡的天幕上静悄悄地注视着车水马龙的世界。她是那样的小,仿佛可以被两指轻轻捏起;她是那样纯白柔和,果然是天上沉甸甸的羊脂白玉,不染地上斑斓霓虹、人间烟火的色彩;她是那样的沉静庄严,跨越千万年的一带宇宙,有照亮一方天地的力量。沧海桑田,她却光华依旧。但在此时,天地都还未沉睡:天上夕阳的余晖意犹未尽,而地上的灯迫不及待地闪烁起来了。

小汽车内太暗,姐姐把车内的灯打开了,车顶四面的灯闪了闪,一暗一亮,几秒后,恢复正常。我骤然从迷蒙的梦里醒来了。半个小时前,我还坐在高铁上的。高铁,是与火车截然不同的感受:在火车上,座位是相对着排的,十几个人构成一个小空间,若是在拥挤的时候,算上买站票的老乡或是被抱着挤在座位缝隙间的小小孩子,可能更多。抬头或者左右看看,在这个小小空间里,在共享的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里,有眯着眼发呆的老人;有亮晶晶的眼睛四处张望、嘴里手上定抓着零食的小孩;有大口吸着热气腾腾方便面的小青年,四处的方言嘈杂地响起,柔和的谈话声和婴儿的哭闹此起彼伏,间或有推小车的乘务人员或清亮或沙哑的叫卖声,从某个角落会有牌友热闹的讨论声,车厢顶部广播的音乐声。若是深吸一口气,水果的清香若隐若现,热腾腾饭菜的油烟香味也是钩得人嘴馋。然而,在这种欢快的气氛中,总有一部分人能够置身事外般地进入沉沉的睡眠状态——不得不说车厢有节奏的晃动的确有摇篮般的效果。人有百态,睡姿也有百态。那个不顾形象仰面大睡流着涎水的小孩,很难与之前大声哭闹的小顽皮联系在一起,幸运的乘客能够趴在小桌子上安稳地睡,不幸运的则是紧紧缩着身子,把头靠在座椅上,这样睡得不太安稳,脖子容易酸,但总归是免去了手臂上的酸痛。过道另一边的老汉紧锁着眉头,两手交叉方在翘起的二郎腿上,他的裤腿和帽檐上有一层薄薄的灰,醒了又换个姿势重新睡了,午饭时间只是喝了几口水。是啊,几个小时的路途里,一批又一批的人上来又下去,是那样的相似,有是姿态各异,是如此的熟悉有时那样的陌生。他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,却说着同样的亲切方言,抑扬顿挫的语调将我拉回到那个小村、那座小城。他们脸上不同的皱纹,不同的衣着,讨论这家长里短,四方趣事,却是与我毫不相干。